-

華為啟示:掌握核心技術才能抵禦風險

來源: 新能源之家 閱讀: 2019-05-22 15:11

5月21日,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在華為總部接受多家媒體采訪,向記者透露了他對于美國打擊華為一事的看法,以及華為将如何應對。

1.jpg

美國政府打擊華為源自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行政令,禁止美國公司使用由那些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公司制造的通訊設備。同時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宣布将華為列入所謂“實體清單”,要求任何向華為出售産品的美國公司必須獲得許可特批。20日,美國官員決定對華為的禁令推遲90天實施。

在外界看來,華為通過多年的技術積累以及出色的研發能力,并不懼怕美國政府的禁令。同時任正非指出美國企業和華為是共命運的,都是市場經濟的主體,禁令不但會影響華為,也會影響美國企業的發展。

而在汽車行業,汽車企業與産業上下遊企業都命運共同體,也是汽車市場經濟的主體,在面對進入負增長的中國汽車市場,無論是汽車企業還是上下遊産業鍊企業,都應該重視技術積累與研發能力。在面對快速增長的新能源汽車行業,技術積累和研發能力的提升更為重要。

2020年,新能源汽車補貼将完全退坡,新能源汽車市場競争将愈發激烈,而這也直接考驗新能源汽車企業的戰略布局能力。同時,新能源汽車上遊産業也在面臨競争,2018年一年,LG化學、三星SDI和SK Innovation三家韓國電池企業紛紛在華布局動力電池産業以及電池工廠,而這些韓電池企業新建工廠投産的時間基本都在2020年-2021年之間。

從華為事件中,汽車行業、新能源行業以及上下遊産業鍊都應該驚醒和深思,面對危機如何才能擁有充足的抵禦能力?

研發能力是抵禦風險的根本

在圓桌采訪上,任正非指出,華為這三十年都對着同一個“城牆口”沖鋒,幾十人、幾百人對着這個“城牆口”,幾萬人、十幾萬人還是攻這個“城牆口”,總會把這個“城牆口”攻開的。現在華為每年用在研發上的費用達到200億美元,如果财務受一點挫折,是不會影響科技上的投入。

80cb39dbb6fd52665ceea0de67b14c2fd6073665.jpeg

同時,任正非還指出,華為對于核心業務的投入始終沒有放棄,研發能力增強,使得華為越可能領導世界,越容易在世界上占有一定的合理地位。

這也就意味着,研發能力的越強,抵禦外界風險的能力就越強,同樣汽車行業也十分重視研發能力,過去燃油機時代,中國汽車品牌起步晚于歐美汽車品牌,在内燃機上的技術研發需要規避技術專利,而作為新生産業新能源汽車行業,中國品牌與歐美品牌的研發差距就小了很多。

在整車方面,新能源汽車的正向研發以及專屬平台研發則是重中之重。目前,吉利、廣汽、比亞迪等中國品牌汽車企業紛紛推出了純電動專屬平台。其中,吉利與沃爾沃聯合研發的PMA純電動車專屬架構,不但針對中國市場進行車型開發,未來該平台車型還将銷往美國和歐洲。

在新能源産業鍊上遊企業中,以甯德時代為首的獨角獸企業,也有着深厚的研發能力。據2018年年報顯示,全年甯德時代累計投入19.91億元用于研發,并建立起涵蓋産品研發、工程設計、測試驗證、工藝制造等領域完善的研發體系。

技術積累增加競争力

任正非對媒體表示,在5G一直領域中,美國的禁售令不僅不會影響華為,别人兩三年也不會追上華為。

任正非之所以敢于如此表态,是源自華為對于5G技術的積累,據世界知識産權組織統計,2018年華為提交了5405件國際專利申請,創下WIPO曆史上由一家公司提交的國際專利申請量的紀錄。而在5G領域,根據歐洲電信标準化協會發布的全球5G核心必要專利數排名中,華為以1970件的專利數位列榜首。

這意味着華為通過多年的技術積累,奠定了在5G領域的标準方面領先地位。同樣汽車也是需要通過多年的技術積累來獲得領先地位,以豐田為例,在氫燃料電池汽車上,豐田通過數十年的技術研發積累,形成了從轎車到大巴車的技術積累,也是全球為數不多能夠實現氫燃料電池商業化的汽車企業。

有專家指出,對于中國汽車企業尤其是新能源汽車企業,在面對日漸火熱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不能一味的去擴大市場,而是需要通過前瞻性技術的研發,從而獲得一定的技術積累,這樣才會有足夠的競争力面對未來市場發展。

其實,不單單是在整車企業,新能源汽車上下遊産業鍊企業也需要通過技術積累,來鞏固或者确立其龍頭地位,而不是趁着新能源熱,盲目的擴大市場。

具備危機意識

在此次華為禁售事件中,除了華為之外,最多被提及的就是海思半導體。在禁售令中,在沒有美國政府允許的情況下,美國企業不得向華為供貨。

禁售令前,華為對于高端芯片的采購采用“1+1”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但禁令出台後,華為旗下半導體公司海思成為了未來華為高端芯片的“支撐着”之一。

5月17日,海思總裁何庭波在内部信中指出,華為多年前已經做出過極限生存的假設,預計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芯片和技術将不可獲得,而華為仍将持續為客戶服務。

無論是海思“備胎”轉正,還是華為曾做的極限生存假設,都足以說明華為在擁有強大競争力和影響力的同時,也擁有危機意識,時刻保持着居安思危的心态。

而在汽車行業,汽車企業也需要具備危機意識,進入2018年後,中國整體汽車市場就呈現出負增長态勢,如何在車市寒冬中主動迎合市場需求,便成為了衆多汽車企業考量的問題之一。

有金融分析師指出,在汽車行業持續負增長背景下,汽車市場已經進入最艱難時刻,業整合及洗牌或将加速,落後産能面臨徹底出清的局面。

在新能源汽車方面,雖然這一市場無近憂,但有遠慮。當新能源汽車補貼完全取消後以及未來股比完全放開,跨國車企以及合資企業的新能源産品登陸中國市場後,或将會對中國品牌帶來沖擊,同時股比放開,跨國汽車企業很難與本土車企共享、共同研發核心關鍵技術,本土車企恐會陷入被動局面。

面對未來可能存在的危機,中國汽車品牌需要提高自身研發能力以及技術積累,打造更适合中國消費者的新能源汽車産品。


(文本編輯:劉天鳴)
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關注公衆号

反饋 聯系我們